首页 - 安全 - 离婚协议书约定的房屋所有权可以对抗申请执行人吗?

离婚协议书约定的房屋所有权可以对抗申请执行人吗?

2023-10-10 02:53

离婚协议书约定了房屋产权,确定房屋归一方所有,但未办理变更登记。当对方承担个人债务,房屋被执行时,房屋实际所有权人是否应当提出主张阻止执行?赡养费是司法实践中争议较大的问题之一。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这个问题没有明确的规定。因此,在法律逻辑、价值判断、利益平衡等方面都会存在争议,法院的判决也有支持和不支持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 权 根据物权法的规定,产品权利登记即有效,法律效力不生效,法律规定的除外。 《婚姻法》等法律对离婚夫妻财产分割的财产权变动并无特别规定。因此,如果夫妻离婚并约定房屋所有权,不办理产权登记,就不能有效变更产权。

案件导读:(2018)最高院民诉第6053号
案件事实:刘吉、刘岩在离婚协议书中约定将夫妻共同财产的房屋捐献给儿子刘。但该房屋一直登记在刘某名下,从未过户到刘某名下。不过,刘先生也一直占据着这套房子。后来,该房屋被第三方申请执行。于是,刘女士​​向法院申诉:本案应适用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释中专门规范婚姻家庭关系的相关规定。刘吉和刘岩不能撤销或改变向刘的捐赠条款。刘某凭借《离婚协议书》请求转移涉案财产的权利,足以阻止第三人执行。刘某系涉案房产的所有人。法院认为,虽然对刘某设定了利益,但在实现房产权时,该利益是否实现了赠与房产的产权变现义务。就本案的房产赠与而言,刘某将房产转让给刘某之前,赠与关系并未建立,刘某并不拥有该房产的所有权。尽管刘吉已经把房子的房产证交给了刘某,但因为《离婚协议书》是刘吉和刘艳之间关于如何处理离婚财产的安排,而不是刘吉和孩子之间签署的书面协议。赠与合同中,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二十八条的规定,赠与不能视为有效。对于刘某的再审申请,认为离婚后一年内刘某未撤销该赠与,故该赠与有效。由于本案未建立赠与关系,无需撤销。无论刘先生是否表示撤销意向,该财产均无法产生。所有权变更。第三方可以执行涉案房屋。刘某的再审申请被驳回。

案例指南:《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7年第3期
案件事实:付某与吕某签订离婚协议书,约定涉案房屋归付某所有。离婚后,付女士一直居住在该房子中,但并未申请房产。变更转让程序后,第三人因与卢某发生股权转让纠纷,向法院申请执行该房屋。付某称,虽然上述房屋的权属未发生变更并登记在其名下,但有充分证据证明其对上述房产不享有权利。拥有合法的财产权。第三人对卢某所欠债务系其与付离婚后产生的个人债务。第三方不能强制执行房屋。法院认为,根据我国第九条规定,“产品权利的设立、变更、转让、消灭,依法登记,产生法律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法律效力”。双方在离婚协议书中约定,上述房屋的产权归卢先生所有。这是吕某对其争议房屋产权份额的处理。本次处置未办理产权变更登记,不直接变更产权。它对第三方不具有法律效力。由于系争房屋产权尚未变更登记,吕某仍是系争房屋登记的产权人,吕某的第三方债权人可以申请强制执行。

第二种观点
婚姻法中的不动产处分不同于一般的财产权变动。虽然房屋产权变更尚未登记,但如果双方对房屋所有权的约定明确,则双方不离婚。对于逃避债务的,请求中止执行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 (案件指引:(2015)民一终字第150号(最高院共产案2016第6号) 案件:钟某签字《离婚协议书》,同意涉案房屋归还给钟某及其子女。林某未及时办理钟某名下涉案财产变更登记。随后,第三人因与林某发生股权转让纠纷,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涉案财产。钟某主张,《离婚协议书》合法有效,且涉案财产一直为其占有、控制、使用,是钟某的合法财产。他要求停止执行涉案财产。

           借鉴最高人民法院第十条《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精神,在钟某的权利成立前,其一直占有该房屋,而钟某的主张是针对涉案房屋,第三人的主张属于一般货币债权并且不具体;其次,从性质上看,第三人与林某之间的货币债权属于林某的个人债务。当债权债务发生时,涉案房屋因离婚协议已实质上不再是林荣达的负债财产;最后,与第三人的金钱债权相比,该房产具备了维持钟某及其子女生活的能力。就保护功能而言,钟氏及其子女享有的请求权在伦理上具有一定的优先性。因此,应停止对涉案房屋的执行。 (案件指引:(2018)粤民第384号
案:林某、霍某签署《离婚协议书》,双方约定涉案房屋归双方子女所有。随后,林某产生了林某奇声称,涉案房屋属于她占有、使用和控制,是林某奇的合法财产。

                                                                                                                                                                                                                                                                                                                                                                                                                                                                                                              处置财产所有权的一般协议。在涉案财产过户登记前,林某琪有权主张将涉案财产权属变更登记在其名下。该请求权在几个方面与第三方的后续请求权有所不同。本院认为,认为具有排除执行的效力。支持林某琪关于其对涉案财产的权利可以阻止本案涉案财产执行的主张。

结论
上述两种观点无论从法律逻辑、价值判断还是利益衡量的角度都是合理的。究竟应当保护名义权利人还是实际权利人,是执行异议案件审理中难以把握的问题。
为了避免此类不必要的纠纷,在签订离婚协议时要注意产权的转移,抓紧时间改变房产权属。不要为了省这点功夫,给自己带来隐患!

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十八条 债权执行过程中,买受人对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房地产提出异议,符合下列情形的,其权利可以不予执行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经人民法院盖章前已签订合法有效的书面买卖合同;
(二)该房产在人民法院查封前已被合法占用的;
(三)已支付全部价款,或者已按照合同规定支付部分价款,剩余价款已按照人民法院的要求交付执行的;
(4)因买家自身原因未能完成过户登记的。


来源:广东发江律师事务所.iPro。律师团队